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陳飛宇玩味的話語中帶著輕蔑之意。

當然,陳飛宇內心深處可不敢對一位神我境界強者真的心存輕蔑。

這只不過是他在故意激怒對方,爭取讓林寒峰露出破綻的策略罷了。

林寒峰果真生氣。

如果嘲諷他的人,是和他一樣站在武道巔峰的神我境界強者的話,林寒鋒非但不會憤怒,而且還會盡量保持冷靜與謹慎。

但是,現在站在他面前嘲諷的人,卻是一位在他眼中的通玄境界的螻蟻,偏偏這只螻蟻還真的在眾目睽睽下擋下了他一道劍芒。

這讓林寒鋒如何不感到憤怒。

“陳飛宇,別以為僥幸擋下了我的招式,就有了在我面前放肆的資格,你可知道,剛剛那一道劍芒,我不過才施展出了八成力道而已,我只需要施展出全力,你就必死無疑了!”

當然了,面對通玄境界的螻蟻,還需要施展出全力才能擊殺。

這對于神我境界強者,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不過,誰讓陳飛宇這只螻蟻的實力,竟然超乎想象的強大呢?

陳飛宇的表情依舊玩味:“我就說嘛,剛剛那道劍芒,那么輕松就被我擋了下來,原來是你故意沒有施展出全力,如果你不說的話,我還以為你今天沒有吃飯呢。”

“陳飛宇,你找死!”

林寒鋒堂堂神我境界強者,天龍府地位高高在上的長老,什么時候被人如此輕蔑的嘲諷過?

他勃然大怒,再度出手。

只見他右手虛握,像是在握一柄長劍一樣。

下一刻,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柄巨大的劍芒,高高舉起,竟有十幾丈長,散發著狂暴無匹的氣息,向著陳飛宇當頭劈下。

他這番圣盛怒出手,威力極其的強大,劍芒所過之處,與空氣摩擦,爆發出轟隆隆的音爆之聲,震耳欲聾。

甚至,這一劍還沒有真正的斬下去,陳飛宇腳下堅硬的地面,已經出現無數道的裂縫,繼而成了一個深坑。

陳飛宇只能夠飛在半空之中。

天龍府眾人又是震驚又是興奮。

林長老這一道劍芒的威力,居然如此的強大,就算陳飛宇手中的龍淵劍再怎么神奇,也絕對接不下這一招。

陳飛宇絕對死定了!

緊接著,龍雨星和龍陽旭又有一些擔憂。

現在的情況,無疑是生擒陳飛宇才是最佳的選擇。

萬一林寒鋒長老盛怒之下,一劍把陳飛宇給劈死了,那就沒有辦法威脅幽夢交出大禹九鼎了。

希望林寒峰長老能在最后的關頭收手,不至于真的殺死陳飛宇。

另一邊,正在天上激烈戰斗的幽夢,都不由的分出心神,關注著陳飛宇這邊的戰況。

雖然她對陳飛宇有絕對的信心。

不然她也不會只幫妖離解圍對付劉修誠而不幫助陳飛宇對付林寒峰了。

但是,陳飛宇終究只有通玄境界的實力,面對神我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幽夢就算對他再有信心,也不由得有幾分擔憂。

另一側,妖離同樣充滿了擔憂,生怕陳飛宇真的死在這一劍之下。

她有心想要去幫助陳飛宇。

但是林寒峰全力一劍,威力是何等的強大?

哪怕妖離已經凝聚出了元神,也不是她能夠上前參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